新闻中心

阻碍座舱HMI从功能机发展成智能机的瓶颈究竟是什么?

作者:华一汽车科技    来源:www。itas-hk。com    发布时间:2019-10-16 11:03    阅读:次

两年前,特斯拉和荣威RX5的成功故事激发自主品牌们掀起了一股智能座舱研发大潮,两年后的今天,这个故事却在逐渐陷入僵局。
 
有斑马加持的Marvel X没能突破自主品牌的价格天花板,特斯拉V10大版本升级相比V9也只是添加了很多停车场景功能。那些车厂们在发布会上屡屡畅想的第三空间美好生活场景都还仍是泡影,智能座舱的发展已然进入了瓶颈期。当然,这对于那些落后特斯拉、荣威、蔚来的车厂来说却是个好消息,因为先行者们要被堵在瓶颈上等他们一段时间了。
 
智能座舱
 
车上真正能用起来的应用还是那些,车控、导航、音频节目,然而,触屏上的车控还没以前实体控件好用。导航和音频应用用起来相比插手机的Carplay而言,也没有太多质的提升,近期发布的全语音版微信是为数不多的突破。
 
而在停车模式下,我如果真是要K歌看视频玩游戏,为什么不是玩手机呢,如果看视频想用大屏和车载音响,把手机上的K歌和优酷投影上去不就行了。这让车机应用的存在陷入一个尴尬的境地,除了对座舱里视觉表现和表面上科技感的提升,“新”一代HMI没办法帮助整车获得非常高的售价竞争力,成为像安全、造型、动力这样的硬核价值,只是锦上添花。如果这个价值瓶颈,在车企要大举缩减预算度过寒冬的压力下,飞鸟尽良弓藏,HMI研发资源的投入就会受到更多领导和兄弟部门的质疑。
 
中控屏
 
那为什么两年多过去了,HMI感觉还是更像是Nokia一样的功能机,离iPhone那样有丰富多彩应用的智能机还差得远呢?其实这两年里,各个车厂都急于先把样子做出来,把屏先弄上去,并没有对座舱人机交互体系做出深入的思考和变革。语音交互曾是被基于厚望的一刻银弹,希望它能够解决车上的所有问题,但事实上,语音交互的适用场景很有限。语音其实一种带宽很小的信息交互方式。
 
语音交互最适合的交互场景是快速发布数量有限的简单命令。它可以不依赖视觉地输入一段语义,表达用户的意图。但即便解决了识别准确度、方言输入、降噪、多轮交互、自然语音识别等,语音交互也有致命的先天不足。语音交互的本质其实是没有视觉界面的命令行,对,就是20年前DOS时代的那种。它的功能可见性很差,所有命令词和关键词都需要用户提前记住,记不住就要靠连蒙带猜。
 
所以我们才会觉得会用命令行界面的黑客都很酷,因为他们记住了全部的命令。DOS时代的计算机是属于Geek的,比尔和乔布斯从仙童偷出了GUI,才让计算机变成了大众化产品。因为所有的对象、所有的命令、所有的操作反馈都是由计算机以视觉的方式主动呈现给用户,用户不需要提前记忆,就可以轻松地根据GUI控件的affordance(不好翻的一个词,指的是看到了控件就能自然知道如何操作它)去适用界面。
 
人机交互时代
 
当计算设备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其输入输出设备以及用户认知能力都发生重大转变时,它就应该拥有一套最适合自己的人机交互系统。当我们把触屏时代的体系硬搬到车上的时候,就像Win CE在移动设备上硬搬键鼠时代的控件然后拿个触摸笔替代鼠标一样凑活。在驾驶室空间里,我们也需要一套最适合它的原生交互体系,而不是简单地硬搬过往的交互方式。要想建立这套体系,单纯依靠语音、实体、触摸交互都不可行。
 
但我们也不必完全推倒重来。视觉,仍然是人类获取信息输入带宽最大的通道,我们可以通过深入分析触屏的使用为何会让驾驶者将视线过多脱离路面,再思考如何用其他交互方式取长补短,还是有希望建立一套新体系的。
 
HMI瓶颈
 
基于对业界二十多家品牌的HMI进行分析后我们发现,基于触屏来构建的HMI有3个最关键的瓶颈:
 
1、打开/切换应用
一个应用是一家公司为用户在某个领域里所研发的一组功能的聚合。如果希望车机上有很丰富的功能,那么它们按照领域自然聚合在一起是必然的事儿。过于,因为在触屏上多次进入层级和退出层级很依赖视觉,所以一些自主品牌们就提出了“去APP化”。他们觉得不应该有一个个独立的应用,而是可以把各个应用的少量高频功能抽出来做成卡片放到三分时时彩上,这样层级就浅了。然而,这样做有点因噎废食本末倒置。驾驶者在开车时必然要用很多的功能,只是把些许功能提出来放在三分时时彩是满足不了用户的,反而弄出一个更复杂的信息架构,驾驶者还需要区分卡片上的功能和应用内的功能有哪些区别。
 
为了让架构能够支撑更丰富的功能,我们应该首先让打开某个应用变得简单,而且,当结束使用该应用后切换到其他应用时,也应该可以迅速完成。比如,在开车时希望能够打开喜马拉雅找一找有意思的频道,开始播放后再回到地图。虽然各个车厂都把自己的HMI吹得神乎其神,基本的打开/切换应用往往都做得非常复杂。现在绝大多数HMI里,打开应用都会进入全屏,返回需要再切回Home,切回home的方式往往又都很艰难,从地图切出去其他应用再切回来就意味着得来回走两遍。
 
2、浏览和选择对象
互联网最大的魅力在于每次打开它都可以获得无限的新内容,比如说最新的歌曲、最新的音频节目、查到的附近的餐馆。可以说,几乎所有的应用的核心构成,都是一个个可以不断有新内容的列表。微信、微博、淘宝、邮件、知乎、喜马拉雅、QQ音乐,都是如此。如果驾驶者是一个热爱音乐的人,他会希望找一找QQ音乐提供了哪些新的频道、专辑、歌曲供他选择,如果驾驶者是一个工作狂,他会需要查一查今天的日历上约了哪些人,查一查邮箱里有哪些重要的内容。
 
中控大屏
 
然而,以目前的HMI设计,驾驶者完全无法在保证安全驾驶的同时去探索列表中无限的新内容,从而选中其中的某一个,现在的车载HMI应用更像是一个功能和内容有限的集合,界限的边界就是驾驶者的记忆力。因为只有驾驶者记着的关键词,才能通过语音交互精确地输入给系统。这是专家型系统的弊端所在,虽然记住的命令就能很快输入,但是记不住的内容和命令就像不存在一样。要想让驾驶者真正意义地在使用一个联网的车机,就要让他能够在不影响驾驶安全的前提下能够安心地浏览对象,进行选择。
 
3、操作复杂控件
控件是组成人机界面的基本元素,也是驾驶者操作人机界面的具体触点。每一代的人机交互体系,都需要有符合各自输入输出特点的基础控件套装,供所有开发者使用。苹果定义了很多代的基础控件,其为多点触摸屏所定义的基础控件是从触屏屏的先天优劣势出发的,与Win CE从桌面系统搬来的凑活控件完全不同。当把触屏控件搬到驾驶座舱中使用时,有的控件交互简单,在2秒内就能完成操作,比如点击一个按钮,但是复杂的控件,其操作过程则需要视线更长时间的注视,用于阅读控件上的文字内容、引导手指操作、并获得操作后的反馈。
 
所有这些需要视线长时间注视的复杂控件,在驾驶舱环境中都需要被重新定义,以便能够减少对视线的长时间依赖,同时高效地完成操作过程。例如,用于参数调节的Slider、承载一组命令的Toolbar、Menu、单选和多选的Radiobutton和Checkbox等等。
 
写在最后
12年前,苹果发布了iPhone,宣告了触屏时代人机交互的真正到来,结束了WinCE、Nokia、HTC的混乱时代。10年前,苹果发布了《iPhone Human Interface Guideline》,定义了触屏的全套的基础控件和界面设计规范,指导了全世界的应用开发者。
 
对于还处在新一轮混乱时代的我们而言,重要的是沉下心来思考真正适合智能座舱环境的原生界面,为这个时代去打好基础,才能基于这些基础去孕育丰富的生态。这个过程会很艰难,但是不要因为一时的瓶颈失去耐心,匆匆忙忙就去追赶下一个热点风口,什么脑机接口、智能表面之类的。说不定能定义座舱交互基础规范的就是中国人呢。

 

文章转载请保留原文网址:http://www.jjmdesigns.net/news/cjwt/947.html


上一篇:我们为什么要发展无人驾驶汽车?

下一篇:未来汽车黑科技会带给消费者怎样的体验?


液晶仪表 返回列表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www.xieeybaa.com 江苏11选5平台 荣鼎娱乐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亚洲彩票 极速飞艇 北京幸运28 三分快3